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选择

发布:2022-09-22 21:48:47

序言——【当你埋怨为什么会突然发生某些事时,有也没考虑过——这实际上,而已你正面临问题时的某种可以选择,进而造成会出现这样的结果罢了。】濒临死亡前的回光返照太短,双耳嗡鸣的很厉害,这么近的距离,连对方说了什么她都听不很清楚。鼻翼很微弱的翁和着,呼吸的节奏间全是血的铁锈味。濒死前的回光返照太短,双耳嗡鸣的厉害,这么近的距离,连对方说了什么她都听不清楚。鼻翼微弱的翁和着,呼吸间全是血的铁锈味。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死前的错觉,她竟在浓烈的血腥味中,闻到一股奇异的、让人饥饿感泛起的肉香味。。...

序言——【当你抱怨为什么会发生某些事时,有没有想过——这其实,只是你面临问题时的某种选择,从而导致出现这样的结果罢了。】

濒死前的回光返照太短,双耳嗡鸣的厉害,这么近的距离,连对方说了什么她都听不清楚。鼻翼微弱的翁和着,呼吸间全是血的铁锈味。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死前的错觉,她竟在浓烈的血腥味中,闻到一股奇异的、让人饥饿感泛起的肉香味。

明明身体都快死亡,她竟然还能感觉到饥饿。

那股浓郁的肉香味带着一丝湿润的木质馨香味,让意识混沌的她有了一瞬清明。明显无法忽视的饥饿感汹涌而来,让胃部微微抽动,她竟然不可抑制的吞咽了一口血沫。在那股肉香的覆盖下,满嘴的血腥味似乎都变得美味起来。

果然、是死前的幻觉啊……

她眼神涣散开来,费力的看着某处,难得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她也不会因为避雨就近选择,而躲到离主楼只有百米距离的废弃厂房。如果当时她冒着被雨淋湿的结果也要回到主楼,那怕后面那场无法避免的地震还是毫无预兆的突然发生。

至少、结果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吧……

起码主楼空旷的露天中庭设计,能够避免她被掉落的钢条直接戳穿,结果成了只能在无人的厂房内等死的好。

如果如果,一切都是如果,时间根本不能重来。

生命在迅速衰亡的感觉越发强烈,将全部的感官都侵蚀掩盖过去。除了那股越发明显的肉香味还在吊着她的嗅觉,让她在临死前还能感受一波饥肠辘辘外。她已经听不到、看不清,甚至连自己的心跳都感觉不到,整个人像是浮了起来。

只能再次感受生命迈向死亡却无法控制的结局。

听到了她吞咽口水的声音,‘它’停下翻查的动作。

看着再次濒死的女孩,自语道。【该说你是幸或不幸呢?……】

【刚种下‘噬魂契’就死了这么多次。】

在‘它’低声的自语中,墨颜瞪大了双眼,在吞咽口水的动作中彻底咽气。头向一侧歪去,直到最后一丝呼吸彻底散去,也不见得‘它’有丝毫的动作。在确定她又一次死掉后,‘它’将目光重新放回腹部那拳头大的伤口处。

掉落的钢条贯穿整个左腹部,抽出后,伤口处的血肉翻卷,能清楚的看到腔腹内的器官都烂了。这样的伤势,就算及时就医也没有活下来的几率。

而且,从一开始,‘它’也不打算救她。

要说‘它’为什么留在这里耗费时间,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她成功引起‘它’的兴趣。

路过这个坍塌的地方时,‘它’竟感应到失踪已久的‘银丝虫’。

通过感应找到了被埋在废墟下伤重将死去的她,一番感应后让‘它’意外的是。失去宿体已久的‘银丝虫’竟然寄生在她体内,甚至成功蜕变成了相对稳定无害的第二阶段‘丝生态’。蜕变的‘银丝虫’将她当成宿主,并且在她体内生根,两者相伴多年相安无事。

重点是,有‘银丝虫’在体内,只要不致命,任何伤势都可以瞬间复原。

‘它’检查过,确定她是致死伤,‘银丝虫’也救不了她。本就不打算费力的‘它’选择直接坐等,等她自然死亡,再把‘银丝虫’取出来。

这一等,直接等到一个‘它’意想不到的事。

她竟然复活了!

要知道,她第一次复活时,戳穿她左腹的钢条还没有取出来的。也就是说,她顶着一根将她串成肉串,足够拳头大的钢条死而复生。虽然只是暂时复活了片刻,没多久又因为伤势过重而死掉。然后再复活,再因为重伤不治而死掉,如此循环往复。

不管哪次复活,她的伤势始终都是致命且救不了的重伤。既然‘银丝虫’都救不了的致命伤,她这样致死的伤势,又是依靠什么力量复活的?

眼见事态完全超出预料,让‘它’不得不留下观察后续。

看着她一次又一次死掉再复生,身上那种由内到外透出的死气和业力也越加浓厚。作为长期以来的对手,‘它’再清楚不过,那股气息是什么。

那绝对不是‘银丝虫’的力量。

而是——这场天地动荡浩劫的源头……‘祸龙’。

借由‘祸龙’的力量重新活过来的,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复活或重生。

这样的状态,一时半会说不清。

等她第三次死亡后,确认是‘祸龙’的力量让她数度死而复生。可随着复生的次数越多,对她越不利,她身上人的气息正在快速削减。

那非人的气息,令‘它’不安的死气和业力则是在快速的增长。

这样的情况……

不,不对!

意识到不对的‘它’不得不再仔细检查一番,结果发现令‘它’吃惊的事。她竟然被‘噬魂契’选中,也成宿主!而且还是在死前就已经接种了‘噬魂契’!

从目前的情况看,她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和‘噬魂契’结契成功,甚至还救了她。一开始‘它’没有看出来,是因为生前和死后接种‘噬魂契’,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以‘它’对‘噬魂契’的了解,在她体内早有‘银丝虫’寄宿的前提下,理应不存在同时被选中的情况。

更何况‘噬魂契’与‘银丝虫’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对宿体的要求向来只能寄生一个,不可能出现两者相安无事的同宿一体。

宿主只有一个的情况下,要么是我的,要么你滚蛋找下家。

毕竟一山难容二虎,除非……

【嗯……有意思。】

现在,‘银丝虫’非但没有选择把她蚀空吃光,而是将她当做宿主保护起来,说明她对‘银丝虫’还有用。‘噬魂契’在她体内有了‘银丝虫’的前提下,还是选择她作为宿主……

这不合理……

是哪个环节出了意外?让两者竟然同时选择了一个宿主?

这让‘它’百思不得其解。

多番思虑后不得结果,‘它’只能选择将问题先放在一旁。

接下来的情况就简单多了,她之所以复生这么多次,又无法摆脱死亡的结局。伤势也一直没有恢复,原因有二。

一是‘噬魂契’和‘银丝虫’一直在抢夺这具身体主导权。

从她第7次死而复生后,‘它’确定了一事。

现在的‘银丝虫’还无法和‘噬魂契’抗衡太多次。否则,这样致死的伤势依靠‘噬魂契’完全可以治愈,犯不着一直反复重伤死去,平白多死了几次。

在选择宿主上‘噬魂契’向来荤素不忌,只要能被称为生物的都可以被寄生,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寄生,除了异变的开始不一样,导致的后期进化路程不一样。寄生前期不至于如此折腾宿主,这样只会在没有榨干宿主潜能前,就先把宿主玩死了。

‘噬魂契’的作用是培育和甄选,断然不会在初期的宿体阶段,放任宿主多次死亡和消耗不必要的魂元。

基本可以肯定,‘银丝虫’的存在,间接或直接导致了‘噬魂契’无法让宿主彻底摆脱死亡。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贯穿腹部的钢条。

有它在,‘噬魂契’再厉害,也不能把钢条给吃了。要想让她彻底复活,摆脱现在的困境,就必须抽出钢条。没了钢条,伤口才能痊愈。

于是暴力抽掉钢条,导致大出血,让她再次死亡。

抽出钢条后,‘它’做了一件事。

看着‘噬魂契‘’救她,在心跳重新跳动,确定了成功复生后。在‘噬魂契’准备修复伤口时,‘它’阻拦了‘噬魂契’的自愈。抑制刚接种还没有蜕变的‘噬魂契’不难,难得是,要怎么让沉寂下去的‘银丝虫’重新帮她恢复伤口。

在她体内蜕变到‘丝生态’的‘银丝虫’,显然已经将她当成真的宿主。对‘它’这个原宿主,反而出现了怎么呼唤都不吱一声的情况。

这让‘它’犯了难,再不唤醒‘银丝虫’修复伤势,她还得再死一次。

她死亡次数已经太多,再多死几次,就会临近那道绝对不能跨越的‘临界线’。越过那条线,‘噬魂契’会直接选择吞了她,而不是再次复活她。

谁让‘噬魂契’付出的和得到的不成正比。

正当‘它’愁着怎么唤醒‘银丝虫’时,她腹部那拳头大伤口处有了情况。

一股奇异的肉香自破开的腹腔内传出,那味道‘它’再熟悉不过。

【果然……】

不枉费‘它’费了好些时间,等她死了一次又一次。毕竟‘噬魂契’有千千万万,‘它’身上长出的伴生属系‘银丝虫’,天下独一份。

能将这段期间她和‘噬魂契’的变化记录下来,这样的活体资料,太难得了。

刚将她的情况记下来,伤口的异香味就更浓了。

那股肉香味充斥着整个密闭的空间,好像一锅炖的软烂的肉汤,浓香异常。那令人口水直下三千尺的肉香味浓到一定程度后,她的腹部突然鼓动了一下。

好似身怀六甲的女子胎动一般。

有东西在她的腹腔内蠕动,在薄薄的肚皮下,拱出一道道密集的拱痕。好似肚皮下的不是人的脏器,而是一窝刚出生的细长小蛇。

拱起的痕迹越发密集,集中的往破开的伤口处拱去。很快,温热腥甜的血气伴随那股肉香味,源源不断的从伤口处冒出。蠕动血红中,凑近就能看到,是什么在腹腔内蠕动。

那是一片密密麻麻的、银色丝线一样的活物。

目力所见,最细者不过蛛丝,最粗者不过发丝。

正是这些丝线一样的东西,在腹腔内犹如缠蛇一般缠成一股股银丝。穿梭在烂掉的脏器中,随后分成了两股,一股将腹腔内凝结的血块和烂掉的脏腑被拱出伤口。另一股银线则像纺织一般,将银色的丝线交织起来,补好被钢条戳烂的脏腑。

拳头大的伤口恢复起来还蛮费时间的,‘它’一直耐心的等候着‘银丝虫’给她修复伤口。个把个小时后,‘银丝虫’将腹腔内烂掉的脏器补好,开始从腹腔内探出来时。

‘它’朝那些像海中游曳的海藻般的‘银丝虫’伸手,果不其然,‘银丝虫’避开了‘它’。转而在肚皮表面交织出一层类似皮肤一样的东西,那织出来的表层和正常肤色比稍显苍白。颜色虽然突兀,但至少,‘银丝虫’成功治愈了她濒死的伤势。

就是说,在有‘噬魂契’复生的前提下,恢复生命体征后,同时抑制住‘噬魂契’修复的力量,这样的伤势‘银丝虫’是可以修复的。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如果头掉了,或被当做宿体中心的心脏烂了,不管是‘噬魂契’还是‘银丝虫’,都救不了。

确定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它重新检查她的伤势,确认已经修复。

【呵……接下来,就看看,你能不能从‘深渊’回来了。】

说到这,‘它’的语气突然变得阴沉。

【——如果这次无法从‘深渊’回来,你怕是人的意识和人形都保不住……以及坐等你异变,看在你让‘银丝虫’成功蜕变的份上,吾会让你走的轻松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