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竹林府邸

发布:2022-09-21 19:57:39

3.也没走太远,也是穿了一片林,过了一座桥,终于等到她站在一处被竹林掩藏在其中的府邸发愣了。浅灰色的雕花大门,白玉石台阶上都是衣袂飘飘然落在上面的竹叶,有两三个小童拿着笤帚不紧不慢的打扫着,几眼看去有各种各样花草相互交织在竹间。被风一吹,眼睛里都是深浅灰色的雕花大门,白玉石台阶上都是飘飘然落在上面的竹叶,有两三个小童拿着笤帚不紧不慢的清扫着,一眼看去有各种各样花草交织在竹间。被风一吹,眼睛里都是深浅绿色随意切换,耳朵是“簌簌簌”的脆响。。...

3.

没有走太远,也就是穿了一片林,过了一座桥,终于她站在一处被竹林隐藏在其中的府邸愣神了。

浅灰色的雕花大门,白玉石台阶上都是飘飘然落在上面的竹叶,有两三个小童拿着笤帚不紧不慢的清扫着,一眼看去有各种各样花草交织在竹间。被风一吹,眼睛里都是深浅绿色随意切换,耳朵是“簌簌簌”的脆响。

美少男下马在她身边漫不经心小声的说道,“那些花草都是药,你要是敢踩坏一株,我保证让你成为瘸子。”

此刻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因为双手被绑着,美少男在前牵着多余的绳子从身后取过别着的扇子悠哉悠哉的扇着朝里面走去。

她在后面极不情愿的被半拉半扯的跟着,嘟着小嘴嘀咕。

“以为自己遛狗呢,神经病。”

“啥?什么是遛狗?”美少年偏偏头问。

她倒是没想到,这人的耳朵这么灵,那么小声都给他听见了,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总不能说自己是狗被人牵着遛弯儿吧。

进了大门美少男顿了顿,似乎是想把她自个儿仍这里吧,又好像于心不忍,给她的感觉就像是MOBA游戏里的人机控制不住方向一样。

良久美少男招来一个丫头,将绳子递了过去。

“你带她四处逛逛熟悉熟悉,我去换身衣裳。”

小丫头应了,接绳子的手顿了顿。

她甚是无语的恨剜了美少男一眼,直接把绑着的手伸到离他眼睛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你是怕我跑了,还是怕我尾随你。”

美少男嘴角微微笑了。

“都不是,你想跑也跑不了,我并不担心。”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开。”

美少男摇头,“那不行。”

于是她又将绑着的手挨近了近,皱起了眉头。

“我警告你,给我解开,不然老娘发起火来连自己都害怕。”

美少男歪着头疑惑,摇着扇子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儿,最后停在原来的位置嘴巴里“啧啧”了几声。

“你还会发火的吗?不对啊,我可是听说尚书府的千金温文尔雅娇美柔弱,这一路上过来,确实有些让我惊讶,你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这话一出,她的目光从美少男的脸上移开,掩饰的干笑了几声,不好意思的用绑着的手摸了摸鼻子。

“那个,那个,外界都是传闻,不可信,不可信。再说了,我一个闺阁女子在外人面前肯定是知书达理的,所以嘛才会有这样的误会。”

美少男嘴巴里“哦”了老长一声,装作是了解的点了点头,用扇子含笑的挑起了她的下巴。

“这么说来我不是外人咯,既如此,我也就不必绑着你,就当自己家自在一些。”

可能美少男看不见她额头上的一丝黑线吧,就这话听着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说尴尬吧,确实有一点啦;说不尴尬吧,她也不是那种脸皮厚的人。

于是美少男亲自给她解开了绑着的手,将绳子扔到一边儿,扇着扇子,那姿态别提有多悠哉了,看的她嘴巴默默念着什么,伸脚就想踹他一脚,那美少男却很及时的转了过来,看见她伸直的脚,用扇子使劲打了一下。

“你这是干什么?”

这下她更加尴尬的缓缓放下了下来,将手背在身后嘴巴里哼哼着歌儿。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想问你,你叫啥,我总不能嘿嘿嘿的喊你吧。”

美少男挑眉转过身去边走边说道,“你叫我堂主就好了。”

她随意的摆了摆手,“行吧行吧,搞得自己的名字多金贵一样。”

旁边的丫头这时候抿着唇看着她,那张有些圆圆的脸真的好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想捏捏又收了回去,继而往前大步走着。

“走吧,你们堂主让你带我参观参观,可得尽职啊。”

那丫头忙不迭的点头,圆嘟嘟的脸带着甜甜的微笑。

4.

一路上楚萱萱就像是看稀奇一样,东摸摸西瞅瞅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丫头也忍不住的抿嘴笑着。

在绕过一处假山流水后,她放慢了脚步。

其实原是想趁那人没在的功夫,先观察观察这座府邸的布局,摸清楚之后可以找个机会开溜,却没想到处处都是壮实的家丁护卫,就连那么小小的狗洞也不放过,她失望的没了欣赏的兴趣,一翘脚坐在了台阶上。

小丫头见了赶紧疾走几步想将她扶起来,被她摇了摇手拒绝。

望着开始泛黄的天,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转头打量着小丫头问道,“你叫啥?”

小丫头恭恭敬敬的,说话的声音细小又好听。

“奴婢名叫碧桃。”

“碧桃啊……”她在嘴里默默念叨了几下,随即朝碧桃招了招手,示意她凑近一点儿。

“你们家堂主叫啥?”

“这个要不您还是再亲自问堂主吧。”碧桃有些支支吾吾的。

“切!”她袖子一挥差点儿打上了碧桃的圆脸,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脑袋,“你们堂主指不定这里有点毛病,你这么可爱怎么能跟他一样呢,你跟我说说,我保证不当面叫他的名字。”

碧桃有些为难的抓了抓袖子,又或许是见着她那双可怜巴巴楚楚动人的眼神,咽了咽唾沫,“我们堂主叫清渃柳。”

这名字不得不说让她颇为欣赏,只是“渃柳”二字用在他那样的人身上不免有些太浪费了,横看竖看也不像是那种偏偏公子样。

不过她心里面还有一个疑惑,半天摸着下巴也想不明白,于是她又问道。

“为什么你们叫他堂主啊。我问你,他是不是那种杀人组织的头儿?”

很显然碧桃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将她扶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她衣裙上的灰尘,“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奴婢只是被堂主救回,无处可去,便被堂主收留在此。”

“原来如此啊,好啦,我不问了。”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捂住肚子吸了口气,“你们什么时候开饭,我肚子饿响了。”

碧桃掩嘴轻笑了笑。

“看这天还有一会儿呢,姑娘需要换身衣服再去吗?”

她低头看了看红裙嫁衣,又摸了摸头上的凤冠委实压得她脑袋疼,于是跟着碧桃走到了一处被假山挡在后面的小阁楼外。

阁楼的四周没有门和窗户,只有一层一层的青蓝色和白色交织的轻纱垂地遮挡住里面的陈设,在轻纱的缝隙间有丝丝白雾飘飘然的荡出,间隔中还有风铃挂着,此时没风听不见清脆的声响。

她抿唇指了指阁楼。

“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

“姑娘风尘仆仆的来,想必身上也有些倦了。奴婢想着还有一会儿用膳,里面有温泉浴池,姑娘若是需要可以在里面去去风尘和倦意。”

楚萱萱满意的挑了挑眉,学着在电视剧里看来的大家闺秀的样子,理了理衣袖翘着兰花指说道,“甚好,甚好,你的安排吾很喜欢。”

碧桃见状帮她掀起了轻纱。

“姑娘需要奴婢帮忙宽衣吗?”

她摆手,“不用了,我自己来。”

碧桃待她进去后在外轻轻的放了轻纱。

“奴婢去帮您将更换的服饰取来。”

她没有答应,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也不管碧桃是否有看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