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刨坑高手

发布:2022-09-21 18:17:09

浓雾如铺絮,弥天盖地,像湿冷的茧把万物一层又一层的缠裹在天与地的混沌世界之中。雾锁全城,空气潮得能拧入水来,再再加视线长时间的遇阻,韦沅钰备感被压抑。这场浓得化不开的大雾在盛夏时节降临到的格外事有蹊跷,让人丛生初冬已至的错觉。昨天是到蕸娲植物园工作面试雾锁全城,空气潮得能拧出水来,再加上视线长时间的受阻,韦沅钰倍感压抑。这场浓得化不开的大雾在仲夏时节降临的分外蹊跷,让人横生深秋已至的错觉。。...

浓雾如铺絮,弥天盖地,像湿冷的茧把万物一层又一层的缠裹在天与地的混沌之中。

雾锁全城,空气潮得能拧出水来,再加上视线长时间的受阻,韦沅钰倍感压抑。这场浓得化不开的大雾在仲夏时节降临的分外蹊跷,让人横生深秋已至的错觉。

今天是到蕸娲植物园工作面试的日子。从三年前开始,韦沅钰便对蕸娲植物园滋生出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执念。全世界成百上千的知名植物园中,蕸娲植物园是后起之秀,却也是后来居上者。它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地方,创造了诸多让世人瞠目结舌的奇迹,爱之者称之为“高一个维度的存在”,恨之者骂其是“潘多拉的魔匣”。

能获得蕸娲植物园的最终面试资格,殊为不易。可没想到过了五关斩了六将,好不容易冲到最后关头,竟被这奇葩的天气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从大学城到植物园几乎要穿过整座锦官城,韦沅钰出发的挺早,但一路不顺、意外频发,几经周折才赶到蕸娲植物园。植物园非常大,韦沅钰在浓雾之中吃力的辨路,向核心区的主办公楼摸索而去。好在沿途的“烛炬草”还算给力,这些半人高的照明植物,在荧光素酶的催化下,将生物能转化出光子释放出来,灵感据说是来源于神怪古籍《洞冥记》中的洞冥草:折枝为炬,荧光闪耀,可照见鬼魅魍魉。”

这种由生物基因重组技术而新造的物种价格贵的离谱,蕸娲植物园却很奢侈的将其密密地铺在园中道路的两旁,浑不怕被人踩踏糟贱,还真是视钱财为粪土啊。

在这样一个“伸手难见五指,拨云亦不见日”的异常天气里,韦沅钰揣着内心的向往和执念,沿着“烛炬草”穿透浓雾的辉光急切的走着,此时距离面试通知函上安排的时间已过了一个半小时。

她心急如焚,步子迈得飞快,恨不能腋生双翼,但偏偏越急越出错!一根旁逸斜出的树枝在浓雾中突兀的闪现,韦沅钰止不住去势只能下意识的一低头,树枝猛戳进头发,精心拾掇的丸子头顿时土崩瓦解,绑扎丸子头的橡皮筋也应声断为三截,情急火燎之下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了,韦沅钰用手指堪堪划拨了几下乱发,暗自懊恼:严重迟到,再加上仪容不整,今天这场面试恐是凶多吉少了。

面试地点安排在主办公楼西侧200米开外的三层木质小楼内。这栋别致的建筑由植入了荧光基因的发光木头筑成,通体闪耀着米黄色的光芒,温暖却不刺眼,在雾色中恍如一个遗世独立的生命体,令人自然的萌生出安全感,不由自主的想亲近过去。

韦沅钰疾步踏入小楼的正厅,一位身着藏青色OL套裙的短发丽人迎了过来:“老天爷,你总算到了,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

韦沅钰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冲着对方微笑。在之前的笔试和面试初试、复试中,这位负责人力资源的HR专员蔡芸都有在场,亲切干练,给人的印象相当不错。两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韦沅钰得知前面已来过12名面试者,大部分折戟沉沙、铩羽而归,而姗姗来迟的自己是今天最后一名面试者。

“三位面试官正要离开,快进去吧,祝你好运。”蔡芸给了韦沅钰一记自求多福的眼神,领其行至面试的房间外,轻敲了两声,随后替她拉开了面试房间的大门。

在走进门的那一刹那,韦沅钰突然感到自己全身泛起一阵尿路感染般的灼热,血压在飙升而大脑却在缺血。这是因为太过在乎面试结果而导致的临场恐惧!向前走,别怯懦,你已经过了被命运打得措手不及的年龄!心理建设完毕……

韦沅钰深吸一口气,昂首走进面试室,彬彬有礼的问好、就座。她注意到三位面试官中唯一的女性坐在偏左侧的位置,桌牌上印的是“行政总监:黎静娴”。黎静娴已至熟女之龄,十分的端庄优雅,妆容就像雷诺阿的油画一般细腻,发髻则绾得如同一首格律讲究的宋词,找不出一丁点零乱的地方。黎静娴的目光在韦沅钰蓬松如海藻的散发上停顿了几秒,眼神含蓄而微妙,她侧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双耳上的铂金蛇形耳环随着这个动作而晃动起来,气场像极了白雪公主的后妈……韦沅钰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一支蜡。

坐在偏右侧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长者,桌牌上印的是“首席技术顾问:秦玺”。秦玺虽已皓首白眉,但清癯矍铄,毫无孱弱苍老之态。他严苛凌厉的目光在触及韦沅钰后微微一滞,然后变得耐心寻味。韦沅钰知道秦玺教授多半也认出了自己。这位在植物生态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三重领域皆造诣不凡的博物学者,还是一位颇有建树的数学家和化学家。箫韶读博时的导师便是他。秦教授是独身主义者,不娶妻不生子,只痴迷于学术,素以严厉专横著称,但他却视箫韶为第一得意门生,青睐有加。那个时候自己一得空就跑去当箫韶的小尾巴,惹得箫韶时常分心,老爷子舍不得骂箫韶,便见自己一次就痛斥一次祸水。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却未想到竟在此时此处,再遇秦教授。

韦沅钰素来是个感性的人,一时间竟有些恍惚。把生命中的旧人完全格式化出记忆,是一件耗时耗力的工程。人间诸事,最难的是长情!一别三年有余,箫韶可能早已花开潋滟、芳树成蹊,而自己却还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后脊梁突然一阵莫名的发麻,韦沅钰下意识的一抬眼,两道如磨盘般强势碾压而来的目光把她从走神状态瞬间扯回到现实,目光的主人约摸二十七八岁,正值炙若骄阳之年,龙姿凤表、气质卓然。此人长着一张能触发女人原始性憧憬的脸,颜值、骨相无一不是上上佳,正四平八稳的坐在考官席的正中,居高临下的审视自己,乌漆漆的瞳仁黢黑如墨,里面深不见底,眼神中既无喜怒也无温度,似乎天生缺少人味儿。韦沅钰觉得:造物主一定特别赐福过他的脸、他的额、他的鼻梁、他的眼,但造物主一定忘记了稍稍加热一下此人冷硬的心脏。

此人面前的桌牌上只简明扼要的印着“苟思特”三个字,没有注明职位,但从三人的互动和微表情判断,黎静娴对此人隐有巴结奉承之意,而素来恃才傲物的秦教授也对之礼敬有加。

等等!苟—思—特?G-H-O-S-T?英文中“鬼”的直接音译?如果这是假名,岂不是暗示:得见此人,如同见鬼?

黎静娴和秦玺开始交替发问,韦沅钰打起精神逐一应对,这两个人精都是刨坑高手,前者绵里藏针,后者咄咄逼人。韦沅钰虽不至乱了阵脚,却也时常感觉到有些问题就如同砒霜拌了辣椒——又毒又辣的。

“其实,蕸娲植物园对应聘者的学历是有底线要求的。原则上不得低于研究生学历。”黎静娴语调温柔,不紧不慢的饮了一口茶,如拉家常般问道:“韦小姐应该还有一个月才本科毕业吧?”

韦沅钰微微颔首,坐姿如猗猗修竹,端直而内敛,声线清晰的解释道:“我应聘的是『植物猎人』这个职位。该职位在学历要求一栏有补充说明:具备开放水域自由潜水经验者可适当放宽要求。”

“哦?”黎静娴尾音轻轻上扬,看人的目光变得狭长:“韦小姐提交的资料里面,似乎并没有相关的证明文件。”

韦沅钰倒是不窘,正要再答,却冷不丁的被秦玺截了话头:“这个女娃娃的水性极好。几年前她曾经参加过我的一个关于水下植物的研究项目,无论是自由潜、水肺潜、夜潜还是水下拍摄,都算是起到了作用。”

韦沅钰还来不及感慨有生之年竟然能得到秦老头的夸赞,却听秦老头话锋一转,开始连珠炮式的向她发难,问的全是专业性极强的内容!

苟思特一语不发,以一种动物园看红毛猩猩捉虱子的态度作壁上观,几番回合过去,对韦沅钰也有了一些初步评估:此女专业素养还算扎实但距离出类拔萃尚有距离,好在至始至终镇定自若的样子证明其心理素质尚可。一个头发蓬散而且素面朝天的面试者,周身上下没有任何饰物,仅着一条天青色的原生棉长袖连衣裙和同色凉鞋,简约素净之上更添三分清扬婉兮。这个韦沅钰就像是从聊斋志异里走出来的人物,秀色沁骨、忧悒如莲。一双莹黑色的眸子灵气内蕴,中有宝光流转,与人对视时粲然如星。苟思特倨傲冷冽的目光不觉柔和了两分:心火在烧的人,眼里才有光。这个女人不仅面试迟到、乱发蓬头还中途走神,但似乎并非一无是处。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