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福运小财星

发布:2021-09-15 21:17:17

钱利娟母女说话的时候,李锦扭动着小身子,以便使自己可以看清站在对面的外婆。汪桂珍梳着齐耳短发,一双眼睛不大却神气十足,精瘦的身材配合极快的语速,显得利落干练。李锦有点喜欢...

钱利娟母女说话的时候,李锦扭动着小身子,以便使自己可以看清站在对面的外婆。

汪桂珍梳着齐耳短发,一双眼睛不大却神气十足,精瘦的身材配合极快的语速,显得利落干练。

李锦有点喜欢这位外婆,不由得咧嘴对汪桂珍笑了。

汪桂珍正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女儿的话,这时看到孩子对她笑,一双眼睛顿时挪不开了。

“这孩子可真乖,哟,长得鼓鼻子鼓脸的真好看。女儿像爸爸,这孩子肯定是随了她爸爸的长相。”

汪桂珍抱过孩子左看右看,此时已顾不上再探究女儿的话有多少水份,嘴里啧啧地称赞孩子长得好,好像年画里的小娃娃。

“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进屋上炕休息,坐了一夜的火车肯定累坏了。”

“我不累,妈,这是我存的一点钱,你拿着。”

钱利娟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包得层层叠叠的手绢,一层层打开,露出一张叠得方正的十元钱。

汪桂珍和女儿推让了几下终于把钱收进腰里。

钱利娟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扯过母亲的围裙系在自己腰上,去灶台做饭。

钱利娟的大哥和二哥在靠山村后的东方红林场做工,一个月能回家一两次。

汪桂珍掐指算着,大儿子和二儿子后天该回家了。

前几天靠山村通往林场的马路因为突然爆发的山洪给冲毁了,生产队派工给的工分高,钱利娟的三哥、四哥和五哥都报名去修路了。

“说好今天早上回家,这会也该回来了。”

汪桂珍一边逗弄着小外孙女,一边自言自语。

糠面饼子已经熟了,钱利娟拣出饼子洗好锅,倒了半勺瓜子油,准备把母亲腌好的野苦菜给炒了。

汪桂珍抱着孩子站在屋门口朝院外望,希望能看到三个儿子回家的身影,没看到儿子们,却看到两个妯娌和大姑子从篱笆后露出了头。

钱家老人去得早,兄弟几个早已分了家,衣襟相连地都住在山脚边。平日里大家处得还不错,农闲的时候或者猫冬天,几家人经常围坐在火炕上打扑克唠家常。谁家有口好吃的也会匀出一些给其他几家尝尝。

这大清早的她们怎么一起过来了?

不等汪桂珍招呼,最先看见汪桂珍的钱老二媳妇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嫂”。

“刚才我看到你们家利娟回来了……”

钱老二媳妇的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听说利娟抱着个孩子回来是咋回事?”

大姑子钱红霞可不管什么避讳不避讳的,父母去世得早,长姐如母,钱红霞在几个兄弟媳妇跟前拥有绝对的权威,说话向来火爆直接。

“啊,你们看这是利娟的小闺女叫娇娇。”

汪桂珍把孩子往上抱了抱,让几个来寻事的婆娘们看清楚。

汪桂珍可不怕钱红霞的暴脾气,这么些年之所以对钱红霞隐忍,那是可怜钱红霞没有了丈夫和儿子媳妇,身边只有一个小孙子,那孩子因为出生时难产,脑袋瓜子被挤成一个冬瓜样还不太灵光。

当年钱红霞的丈夫和儿子修水库时失足溺水死了,儿媳妇受不了打击早产,孩子还没落地媳妇也没了。

汪桂珍陪在钱红霞身边三天三夜,钱红霞才算从悲伤中活过一口气来。

“真是利娟的闺女?利娟啥时候结婚了?她男人在哪儿?”

钱红霞一连三问,沙哑的嗓音听起来像在吵架。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钱老三媳妇从钱老二媳妇和钱红霞身后挤出来,“咦”了一声,露出一脸惊诧。

“大嫂,这孩子长得好像年画娃娃哟。”

“可不是嘛,我也说长得像我贴在炕头上的年画。”

总算有个“志同道合”的,汪桂珍笑不拢嘴。

钱老三八竿打不出一个屁来,娶的媳妇却是个斯文有礼模样俊俏的人儿。汪桂珍一直对钱老三媳妇另眼相待,遇到个什么难事也会找钱老三媳妇商量。

看着三弟媳妇转移了话题,钱红霞的暴脾气上来了,非要让汪桂珍给说清楚。钱老二媳妇附和着,支棱着耳朵等汪桂珍开口。

汪桂珍四下张望了一下,显得神秘兮兮地。几个婆娘马上凑近了,汪桂珍压低声音说女婿是做秘密工作的,现在被派到北边公干,一时半会回不了省城,所以女儿才会带着孩子回娘家。

“原来是这样啊!”

大家心领神会,如释重负。在靠山村名声比命还贵重,谁也不想家门出败类。

“利娟真是美人胚子,生了孩子腰身还像个姑娘似的。”

钱老二媳妇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嫁到山外的女儿。

钱红霞提议汪桂珍办一场酒席,就当办孩子的周岁宴,好让大家也喝杯喜酒。

自从钱老二家的两个闺女出嫁以后,钱家好久没有办过喜事了。

“就知道你们都惦记着我去年酿的野葡萄酒。”

汪桂珍哈哈笑了起来,钱红霞也跟着大笑起来。

钱老三媳妇突然说:

“大嫂,你还记得前两天那个算命先生说过的话吗?”

经钱老三媳妇这么一提醒,钱红霞和钱老二媳妇都“嗷”地恍然大悟。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汪桂珍的怀里。

几个婆娘的目光突然之间变得好像猎人看到猎物般兴奋,把李锦给看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小的身子扭了扭,紧抿着嘴,握着小拳头,心说如果哪个敢把嘴凑到她脸上亲,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们说的那个算命的……啊,还真是呢!”

前两天一个算命先生路过汪桂珍的院子,当时汪桂珍正坐在院子里剁鸡食,算命先生站在汪桂珍的院门口,左手掐指嘴里念念有词,他说汪桂珍家里将要天降福运小财星,汪桂珍不等算命先生说完就把人撵走了。

汪桂珍心说这个算命先生为了混口饭睁着眼睛说瞎说,她家都是穷光棍,哪来的天降福运小财星。

那天晚上几个婆娘坐在一起唠嗑的时候,汪桂珍把这事当成个笑话讲,这会钱老三媳妇提出来,难不成钱利娟的小闺女就是算命先生说的那个福运小财星?

“瞧这小模样,这鼻子,这眼睛,这小嘴,你们啥时候见过谁家的孩子长得这么好?”

听到钱老三媳妇的话,钱红霞连连点头,钱老二媳妇有些嫉妒,自己的两个闺女也没生出这么好看的孩子。

“长得珠圆玉润的,跟菩萨身边的仙童似的。”

钱老三媳妇做进一步补充。

汪桂珍嘴上不说,心里激动得热血直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