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需速决

发布:2021-09-14 17:13:50

熊氏看了四下,找不到能让徐雅坐的地方。徐雅实是站不住了,“婶子,坐地上也行的!还有麻烦您,我有话要告诉郑秀才。”隔壁李婶子热心,也帮忙搀着徐雅。听说她要坐,其人一边无比怜悯地...

熊氏看了四下,找不到能让徐雅坐的地方。

徐雅实是站不住了,“婶子,坐地上也行的!还有麻烦您,我有话要告诉郑秀才。”

隔壁李婶子热心,也帮忙搀着徐雅。听说她要坐,其人一边无比怜悯地说着话,一边忙喊了家里人,给徐雅搬了座凳来。

“你们看看!被逼的上吊没死成,这还没怎么休养呢,就两天不给饭吃!刚才又拉扯折腾了一番,这孩子这会我们搀着都站不住了!”

熊氏只犹豫了一下,便去喊了郑同过来。已经插手管了,再犹豫没意义。

有好心村邻听到徐雅两天没吃饭,早起上地时,他拿了两块窝头垫肚,没吃完,还剩下小半块,这会便凑身近前,递给了徐雅。

“谢谢你,大叔!”

看到那窝头,徐雅接过间,眼泪不知为何就汹涌而下,可能是饿的,也可能是对自己还有香草的同情可怜。

“吃吧,孩子,别饿坏了!”那大叔眼露怜悯地催她快吃。

“好——”徐雅抹去眼泪,低头囫囵吃起来,还不断抹着停不下来的眼泪。

看她吃那窝头的样子,围着的妇人也知她饿狠了,怪不得可怜地偷吃青菜呢!

有妇人忍不住跟着她流眼泪,背身掩饰了。

吃完,徐雅迟迟未抬头,一方面是羞窘自己吃东西的狼吞虎咽;一方面则是眼泪不断,不好让她抬头。

李婶子这才反应过来,该给她拿吃的!

看她不够吃,李婶子又喊了家人给她拿吃的,还道只是粗粮窝头,家里没好的,让她不要介意。

徐雅连连道谢,接了过去,并说不介意。

此时她那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却心里难受得再也吃不下——

良久,村邻安抚着她止了泪。

徐雅十分感谢他们,没他们帮忙,今日她指不定会被张家打死!

她不愿过这样的日子,疼却受在她身上。

无论如何,她回不去了!

郑同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张家人。

而这时,村里的里正也过来了。

结合香草的记忆,徐雅对郑同说道:“郑秀才,我上吊死前,回去过本家给生父上坟,听本家老奶说,徐氏族里有人想收养个小姑娘。那会我有了死念,不及多想。如今再看,我说不得就能被那本家收养。”

王腊梅恨声出口,“这怎么行!你走了,李家可怎么办?不行,你不能走!”

张老头等人也是这么个意思,既然王腊梅出头了,他们便不说了。这话刚才他们也和郑秀才说过了。

泪总止不住,徐雅再次擦了泪。

她缓和了情绪,看了眼郑同,又看向里正,想站起来却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

犯了众怒且还不自知,没看众人都在怒气冲冲地指点他们吗?这是还想让人家动手不成?

这张家人!

里正皱着眉,一脸威肃地扫视过张家人,“你等先听她说完!再说其他不行么?老夫来此,不正是给你们解决这事了吗!”

他之前打量了徐雅好一会了,这会转头又和她说道:“站不起来别站了,知你受了罪,没力气。就且先坐着,因此而失礼,我等倒不会苛责于你的。”

“多谢里正叔。”

既然事已闹开,里正便不得不处理了。

这时,他喊了郑同,又找人去请了族老,然后带着徐雅及张家人进了张家堂屋,打算说和这事。

如今她既不是张家女,又有了能收养的下家,功名加身的郑秀才也愿意帮他,那她的事还是有可操作余地的。

各姓族老是村里各种大小事的见证人,议事还需请来的。

进了屋里,攒了些力气的徐雅先谢过郑同和里正,就和里正说起自己的主意。

她的事给旁人惹麻烦,尤其是郑同。因这事今日欠了人家的,只能待有机会再还报了。

“里正叔,小女如今就说说李家退亲的事——”

“不行,李家的亲不能退!俺家收了人家的钱粮了,都花用的差不多了,如何好退?”

张老太蹲坐在地上,准备撒泼,还恍然间嚷嚷道:“怪不得今日这小贱——这小丫头敢骂俺,还拿刀砍俺呢!这是早就找好了能收养的下家啦!”

这种事,先威慑,怯了张家人的胆,能速战速决最好。拖久了就是家长里短的争吵缠磨,只会浪费时间,一点解决不了问题。

郑同转头,沉面含威地看向张老太。

只听他冷硬要挟道:“大娘若不怕被人上告逼卖良民,受那腰斩之刑,那大可今日就这么一直哭闹下去!”

张老太的哭闹戛然而止,瞬间闭上了嘴。

里正环视过厅堂里似鹌鹑般缩着的张家人,“这事不要哭闹吵架,好好说说,先听香草怎么说,一个个来。”

张老太告状徐雅骂人还砍人,如今众人摆明了不信她。

既然郑同喝止了张老太,那徐雅还是照样不打算理会这事。

她打算快点解决如今的问题。她的任务完成时间可不敢耽搁!

后面还有退亲李家的事,不知会折腾几日呢!全部都了了,这任务才算完。

于是,在里正示意下,徐雅没敢耽搁,继续说道:“李家那李延年打死过两任老婆,这才这么远买媳妇。先时是不知内情,如今知道了,以骗亲为理由,大可逼着让他退亲。再者,既然张家是逼卖良民,那李家就是强买,必然也是有罪的,以此说法告知于李家,再将李家退亲礼奉还,想来李家怕进衙门打官司,应是会松口退亲的。”

里正看向郑同,询问他的意思,打官司要写状子,当然得秀才公出面。

“里正叔,可行。不过,想来不至于走到打官司的地步。只要将这些利弊都和李家陈情清楚,又退还了他们的定亲礼,应是很快就可退了他们的亲的。”

张老头心里似滴血般,“可那李家的定亲礼,因着给俺那大孙子定亲,已经花用了一部分,这可咋办?”

郑同好声好气的回应他,“那是你的事情,老伯。你想清楚,是继续和李家定亲,被人上告逼卖良民,还是退了亲把这事圆回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