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发布:2022-06-23 07:38:12

“仕哥儿!”永安候夫人都忍出声,齐晟仕不管怎么说是候府的公子哥,惹上李府的后院争斗,情况属实也没什么好处。但是对于世子的位置她多有疑虑,但她心里也真的有仕儿这个孩子。他生母是先皇的嫡长公主,娶永安候生了齐晟仕一个孩子就去了,她是后面抬进去的继室,虽然对于世子的位置她多有疑虑,但她心里也真的有仕儿这个孩子。。...

“仕哥儿!”

永安候夫人忍不住出言,齐晟仕好歹是候府的公子哥,惹上李府的后院争斗,属实没有什么好处。

虽然对于世子的位置她多有疑虑,但她心里也真的有仕儿这个孩子。

他生母是先帝的嫡长公主,嫁给永安候生了齐晟仕一个孩子就去了,她是后面抬进来的继室,也是长公主做姑娘时最好的陪读、玩伴。

就算有了想给齐晟喻争位子的念头,又怎么能放任仕儿不管呢?

再说,这永安候世子又是什么好位置?

李斐挟天子以令诸侯,永安候称得上皇亲国戚,天子年幼,将来免不了一场站队争权的恶斗!

“娘,我也可以作证,我当时也正在李二姑娘身边写诗,李二姑娘身边那位青儿姑娘就是被我叫去后院拿些梅花做饰子的。”

齐晟喻也站出来,还从手里拿出了一副少女抱梅图,画上的少女浅笑嫣嫣,身边陪着位唯唯诺诺的侍女,衬得她一身粉红的衣裳更加突兀,半掩的面容更加明媚可爱,梅花也在手里变得娇俏起来。

“这不是李姐姐吗!”齐雨嫣捂住嘴巴,看着画上的女儿家呼出了声。

李青时看过去一愣,画上的少女偏着头,只露出头上的青玉扣子,要是不仔细观察,也看不到头上那颗青玉扣,那青玉扣是李家姑娘出门见客都要带的。

要说是李栖乐,那天确实李栖乐和她都穿了粉红的衣裳,可李栖乐嫌弃同她带一样的青玉扣,所以叫她身边的琥珀换成了镶着金丝的。

这远远看去,也看不清有没有画金丝。

李栖乐也是微微一怔,瞧着齐晟喻,脸色微红。

李老夫人也是面色一动。

齐晟喻是永安候夫人的亲生子,将来世子的位置大可能落在他身上。

要是和乐儿……

必然能让李府的繁华富贵更上一层!

“哦?那这么说,乐儿也在场,李青时和青儿也在场,那砚台怎么会……”

“老夫人!搜出来了搜出来了!”翡翠领着两个小厮端着两个木盘走上来,上面都是这些日子张婆子贪了李青时的首饰珠宝,从簪花珠花到银票银两,足足装了两盘。

“诶,金烁斋新款式的碧玺桃花簪!这可是连我和清茗郡主都买不到的新鲜物什儿!李妹妹,你哪里有渠道买到的?”

齐雨嫣眼睛一亮,一眼看到了最近一直想要的那株碧玺桃花簪。

那是京城第一首饰坊,金烁斋一月前出的最新款式,据说因为碧玺珍贵,加上那桃花真得栩栩如生如真的三月艳桃一般,京城中只有一位名匠做得出,到现在也只出了三到五只。

连她和清茗都买不到的东西!

李青时居然有!

“回姐姐,这并不是我的东西。”

李青时也一愣,这种贵重的东西向来不会到自己的院子里才对,望向李栖乐,李栖乐明显有些慌乱。

李府除却李青时就只剩两位富贵女眷,李老夫人年事已高自然不会收这些东西。

那就只可能是李栖乐的。

李栖乐也在心里叫苦,那天爹爹回府,像往常一般带了许多首饰珠宝回来,她平日里的心神全在管家和收拾李青时身上,哪里知道那簪子那么珍贵。

夜里那簪子最是没什么特点,加上又没有什么灯光照亮,随手就扔给了张婆子,让她好好“照料”李青时主仆二人罢了。

“大姑娘,大姑娘,您要为我……”张婆子见赃物都被搜了出来,想着自己为李栖乐做过的许许多多的大大小小的事,说不定能让李栖乐救自己一命,不至于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被赶出府去。

李青时抢先一步,甩了张婆子一巴掌,“你趁着我生着病糊涂骗些银子也就罢了,还敢偷大姐姐的东西,我院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妈妈?”

说着给青儿使眼色,又甩了张婆子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替大姐姐罚你的。”

青儿得了眼色,拉住了张婆子的手,又甩了张婆子一巴掌,“这是为你偷了大姑娘砚台还要栽赃到我身上还你的!”

李栖乐还没从慌乱中缓过神,见李青时给张婆子安了偷盗的罪名,知道自己从这趟浑水里也成了受害人,马上稳了稳神情。

“好你个张婆子,我看在你随二妹妹长大的份上,才对你多加信任,没想到你骗了二妹妹的银子,还要偷我的东西?”

“大姑娘,是您要……”

“琥珀,给我掌嘴!”

李栖乐见张婆子还要开口,马上叫了琥珀去打人。

和李青时和青儿这般柔弱的姑娘家不同,琥珀有些功夫的,听了命令眼疾手快得止住了张婆子欲语还休的嘴,连着赏了张婆子几个巴掌,痛得张婆子口齿不清,再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看在你是二妹妹奶娘的份上,那就留你……”

“姐姐,不用为了我可怜她了,我知道大姐姐心软又良善,可这张婆子实在不知好歹,刚才我见她欲语还休,却想要污蔑你似的,留着她我院里也不会安宁,大姐姐,还是就随着你的愿,把她依据家法打发出去算了。”

李青时见李栖乐还是不舍得拔掉这个十几年的眼线,挤出几点眼泪,可怜兮兮得望了李栖乐一眼。

李栖乐一愣。

“是啊,李大姑娘,这样手脚不干净的婆子还留在府里,必定是个蛀虫,说不定会因为报复做出什么事儿来呢。”

齐晟仕喝了口茶。

见齐晟仕都开口,李栖乐看了看老夫人的脸色,见老夫人被家中竟出了这种恶奴,恨得涨红了脸。

“依我看,先报官,再赶出去府去!”

齐晟仕又出言建议。

“不行!不能报官!”李栖乐一着急,马上否定了这个建议,要是报官,张婆子嘴上又没个把门的,她的事情也会被问出来!

苛责家妹的名声,未免太恶毒!

“我是说,报到官府那里,对李府的名声也不好,琥珀,把张婆子打过三十大板,再赶出去府去吧!”

张婆子被打得耳鸣,拉下去的时候还在喊冤枉。

“李妹妹院里竟出了这等恶奴,还被诬陷禁足了一个月,真是可怜。”

齐雨嫣也能看出李栖乐刚才的慌乱,自小常在宫中,自然也能看出了什么,拉着李青时的手一阵关怀,却被李青时身上的温度一惊。

好烫。

好像还在发烧。

“素来听闻李家大姑娘治家有方,没想到竟让家里妹妹院里出了这等恶徒。”

李栖乐脸色一变,正想呛声,看到来人又闭了嘴。

清茗郡主提着裙摆走进,凑到齐晟喻身边。

“齐大哥,看我头上新买的簪花漂不漂亮?”

清茗郡主是太宁公主的女儿,太宁公主嫁了掌管银犀卫的都督盛平开,是除却她爹和永安候,京里权势的另一把手。

简而言之,不宜得罪。

齐晟喻无奈得收了手里的画,夸着清茗好看。

“要我说,李大姑娘就该好好补偿补偿李二姑娘,毕竟受了罪还想着为你着想,要是我有个这样的妹妹巴不得乐呵呢!”

听齐雨嫣说,齐晟喻今天会来李府拜见,她一早收拾得漂漂亮亮想要出门见齐晟喻,不成想却被公主老娘困在了家里。

好不容易熬出头,到了时间出门,一进李府的大门,就听说齐晟喻手里画了副有李大姑娘的画?

李栖乐算什么东西。

她爹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大奸臣,做得那些事虽说没落下把柄,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玩弄权术,在朝堂上作威作福?

还想攀上永安候洗白她爹不成?

偏要闹上一闹,叫她看清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靠国公府发家的奸臣子女罢了!

“是啊,李姐姐确实该补偿补偿李二姑娘。”

齐雨嫣也一笑,一看清茗那样子便知道这又是被谁气到了,正找出气筒呢。

“当然了,要我说,就该多赏李青时些富贵的东西,看她穿得那是什么东西,你们李府养不起姑娘吗?再者说,再过两年她也快及笄了,让她自己管自己院子不行吗?出了事儿还要让大姐姐做主?难不成要把她养成个废人?以后出了门,怎么管家?李府还要自家姑娘做妾受人管啊?”

“清茗,休要胡说!”候府夫人给清茗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

“哼,本来就是,这不就是想养废了二姑娘吗?平日里也没见她去什么诗会琴会,怎么正月里写了副好对子,就……”

“清茗。”齐晟仕看了清茗一眼,给她递过去一杯茶。

清茗意识到自己说过了,接过了茶喝了一口,不再说话。

李老夫人被气得不行,家门不幸家门不幸!竟然在这么多贵人面前这样丢人!都怪李青时那个废物丫头,管不好自己的院子!

“乐儿,以后就让青时自己管院子吧,这个月她确实受苦了,把上个月里你爹给我的那些首饰珠宝赏给青时吧,见她身上穿得不好,多拨些银两给她,月禄也多添一倍。”

李青时淡淡得看着李老夫人,没有多说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