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寻良人,托遗孤

发布:2022-06-22 15:31:46

净水花溪谷,魏家园内,只听到“啪~啪”的劈柴声,寻声而去,原是一位身长约九尺,面目俊美,有着茂密且锋利无比的眉毛,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快活威风八面,而已…那一身棕色道袍算什么样子,真是是在拉低他全身上下的颜值啊!“魏洲啊,你说你放着一身本领,不去外“关老,您老就别为我操心了,这净水国人杰地灵,别人求之不得的宝地,我怎么舍得离开呢?”魏洲一边劈着柴,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净水花溪谷,魏家园内,只听见“啪~啪”的劈柴声,寻声而去,原是一位身长约九尺,面目俊朗,有着浓密且锋利的眉毛,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好不威风,只是…那一身棕色麻衣算什么样子,简直是在拉低他全身上下的颜值啊!

“魏洲啊,你说你放着一身本领,不去外面好好打拼打拼,待在净水国,实在是屈才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着眼前这位劈柴的中年男子有点惋惜地说道。

“关老,您老就别为我操心了,这净水国人杰地灵,别人求之不得的宝地,我怎么舍得离开呢?”魏洲一边劈着柴,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白发老者再叹了口气,“你这小子,那你也总不能一直这样捡破烂吧,渊儿还小,你一个做父亲的,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渊儿考虑考虑咯!”

魏洲听见关老的话,手中的斧头停了下来,笑嘻嘻地问道:“关老,您觉得我的本事怎么样?”

“嗯,你小子,本事倒是不小,能文能武,净水国谁人能比得过你,这不,你还是咱们净水国的大侠呢,受人人爱戴。”关老用手抚摸着他的白胡子,觉得这小子还真的不错。

“那便是了,关老,您老人家觉得我还不能好好教好阿渊?”魏洲嬉皮笑脸地对关老说道。

关老一脸无奈道:“你这小子,只是!朽木不可…唉,不对。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

“哈哈哈,关老,您老人家生气的样子还是很有看头的,这眉毛,有趣的很。”魏洲看着关老那皱起的眉毛,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爹爹,你在劈柴吗?阿渊来帮你吧!”小魏渊小跑到魏洲面前,故意讨好地说道。

“咦~你这小子,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魏洲一脸疑惑,看着眼前的小鬼,觉得这小子肯定是有事瞒着他。

“爹爹,以前是阿渊不懂事,没有帮你做家务,也没有帮你捡破烂,阿渊想通了,爹爹这么辛苦,阿娘走得早,阿渊都已经四岁了,应该帮爹爹分担分担了。”小魏渊眨巴着眼睛,一脸讨好地望着他的爹爹,心里拜托着:一定不要让爹爹见到今天那个女人,毕竟她长得那么好看,嗯…他一小个,都会被她的美色着迷,何况他那个爹爹。

魏洲一脸懵,一把把小魏渊扯了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阿渊,你不会发烧了吧!”摸完,又摸了摸他自己的额头,又道“好像也没发烧啊。”

“魏洲,你这小子,孩子好不容易脑袋好使了,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关老朝着魏洲挤了挤眼睛,又面向小魏渊,眯着眼睛,笑道:“渊儿呀,你今天是不是玩得很开心呀?”

“关爷爷,阿渊每天都玩得很开心的!”哼,这一听,不就是想要套我话嘛,我才不会上当!小魏渊一边激动地回答,心里早就有了主意。

“小鬼,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魏洲抱着双手,高高在上的审问着小魏渊。

“我…这么聪明伶俐的,怎么会有什么事。”小魏渊有点心虚地回答。

“怕不是你有什么事,而是别人有什么事吧。”关老有点像看戏一样的好笑道。

小魏渊气得直剁脚,“关爷爷!”

“小姐,你说那个叫阿渊的小孩真的和魏先生有关系?”紫云好奇地问着她家小姐。

“怎么,紫云,你家小姐我这能力你还不相信?”虽然温以馨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会不会错,但是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好好好,您老人家说什么都是对的啊。”紫云敷衍着,心里早就否定了,就小姐你这样的,有判断对什么嘛,不过长的好看一点,也是不错了,至少还能养养眼,跟着你也不亏。

“紫云,什么老人家,你家小姐我堪比沉鱼落雁,也胜闭月羞花。”温以馨自我赞叹着。

紫云:“……”

“你看,紫云,前面便是花溪谷了,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温以馨双手叉腰,很是开心。

紫云一旁开口说道:“小姐,万一又不是怎么办?还要继续找下去吗?这么久了,白家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紫云,你有没有一个特别相信的人,就是那种也许你们有很多年没见了,但是因为一个承诺,你还是依旧相信他,对于我而言,魏公子是这样的人,我只信他。”温以馨认真地对紫云说道,“所以紫云,无论花多久,我都要找到他。”

“可是,小姐,漠儿等得到吗?”紫云继续问道。

“我相信缘分,一定等得起的,走吧,魏家应该就在前面。”温以馨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过,这次她觉得她一定不会错的。

魏家庄,魏家父子俩人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那场面可谓是大眼瞪小眼,好不愉快。

“咚咚~”听见门响的声音,现场终于缓和了下来,魏洲马上变了一个脸色,用手指戳了戳小魏渊,道:“你这个小鬼,等一下我再收拾你!”便想要去开门了,小魏渊此刻在心里万分感谢敲门的人,不料关老说道:“你父子俩个的事情呀慢慢算啊,我去开门,也顺道先走了啊。”

“关爷爷,你怎么这样!”小魏渊很是难受,他竟然还要独自一人面对他爹爹。

“有人吗?”紫云在门外问道,可还是迟迟无人来回答。

“小姐,会不会走错了。”紫云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不可能,你没有看见这上面写着魏—家—庄—三个大字啊。”温以馨指着那三个字,对紫云道,“可能魏公子有事,但我相信他一定在这里,以他的性格——”

“嘎~”温以馨话还没有说完,门就缓缓打开了,温以馨屏住呼吸,期待着来开门的人,只见白发苍苍老者打开门,她满脸的期待立即降为零。

关老一看门外两人很是面生,便问道:“二位姑娘,你们有事吗?”

“老人家,您好,我们两个人初到净水国,是来寻一位故人的,他姓魏,听说这里有姓魏的人家,我们便寻来了。”

“寻人的?好吧,你们进来吧!”关老满肚子疑惑,那小子不是说没有什么亲朋好友,那这两个姑娘——

“关老,您老人家怎么又回来了?”魏洲一脸疑惑,不是说要走了吗?这怎么又回来了,按理来说,不像他的风格。

“你自己看!”关老对于魏洲欺骗他,很是生气。

“魏公子,一别经年,别来无恙啊。”温以馨笑嘻嘻地说道,“终于找到你了。”

“你找我,有事?”魏洲疑惑不解,“堂堂白夫人,还需要我帮忙吗?”

“寻良人,托遗孤,这就是我的事。”温以馨认真地说道。

。[space]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